1. 首页
  2. 链百科

今日推荐 | 纳什合约:比特币去掉中心也去掉了效率

在具体产品层面,比特币的成功证明了点对点电子支付网络的实际可行性。但更重要的是,在社会学意义上,人类第一次在数字世界中实现了自组织网络。与以前的对等网络相比,比特币的突破性创新在于,对等节点通过数学算法达到系统的相同共识,而无需集中节点,单个节点通过自我激励驱动整体有序合作。

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比特币是人类合作囚徒困境的数字解决方案。囚犯困境的根源是个人利益最大化可能会损害他人的利益。在进化过程中,人类发明了代理人制度,通过代理人代表整体利益来限制特定的个人利益。然而,代理人和委托人之间的利益不一致是另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人类已经设计了一系列解决委托代理问题的制度,如权力划分、制衡、精英选举、任期等。

比特币的想法是让数学算法充当代理。数学算法是每个人都信任的确定工具,每个人都通过数学算法监督每个人。这种做法不是中本聪发明的,但他将其推广到比特币的各个方面。

人们希望比特币背后的技术能够大规模应用,解决社会上各种委托代理问题。我们认为阻碍比特币技术大规模应用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首先,在技术逻辑方面,区块链技术本身的单一全球共识机制限制了应用场景的范围。一方面,全局信任机制限制了应用场景的多样性。另一方面,单一的统一一致性算法决定了少量的输出节点成为系统容量的瓶颈。

第二,在产品逻辑方面,区块链产品的加工对象源于系统本身,这导致了区块链产品封闭的虚拟世界。目前,大多数区块链项目的根本缺陷恰恰是违反了区块链的这一前提假设,处理后的数据来自系统之外,从而导致所谓“上行数据”的可信度问题。人们不可能为了利益而在数据采集的源头甚至在计算和执行过程中篡改数据。这是人类的本性,不能靠自我意识来实现。边缘审计也是本末倒置,解决数据可信度问题,成本太高。

我们认为代理人的角色有两种功能。首先是认可和执行共识。二是分工带来的效率。比特币攻击区块链技术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中心不仅是系统的治理体系,也是系统的劳动效率分工。

为了实现对等信任,比特币消除了第三方中介和效率。

比特币给我们的最大资产是使用数学算法——一个没有兴趣的第三方——来限制利益实体的权利和减少不确定性。对于代理,我们只需要使用数学算法来表示规则约束实体。这不仅可以保证分工的效率,还可以保证规则执行结果的可预测性。在对等网络中,每个实体既是参与者又是代理。因此,我们对代理的约束实际上是对所有对等网络节点的约束。

我下次再谈这个。

本文作者:火星财经

本文版权归属于:作者:火星财经,如若转载,请联系火星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woshi#xiaoma.me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